有没有人能想到呢?至少五家
栏目:建材新闻 发布时间:2019-06-07 05:25

  谈到创新,有各种的理解和说法,我想还是回归到我们每个人每个家庭每个组织最直接最本质的那个方向比较好。比如说每一个小孩生下来都要追问三个问题,实际上他们的问法是一个问题:我是哪里来的?但是在西方哲学世界里面它是三个最重要的问题。这三个问题可能在座的各位都知道:第一个问题我是谁?第二个问题我从哪里来?第三个问题我该到哪里去?那么在全球经济危机的背景下,我们每一个人也好,一个组织,一个国家也好,其实最关心的问题就是我应该到哪里去。具体到一个企业,我们可以理解为在企业战略和发展方向的制定上,我们的“导航设备”在什么地方?是不是高精尖的?它决定我们的企业在特殊时期的选择是不是对的。然后是我们这个企业团队按照什么样的理念去行为,它的行为模式能够准确抵达那个方向。对于团队里面每一个成员,什么样的行为方式,个人的选择可以说它富有创新精神。

  我想今天在座的各位到这里来,虽说个人有个人的身份和地位,但是我相信每一个人都有奥巴马式的理想,或者有一个感觉就是“我们需要改变”,正是这种信念,奥巴马赢得了美国大选的成功。我们都知道,我们需要改变。在这里我想起一个也许大家都听过的故事,这是发生在文学圈里的。据说有一个组织,曾经花重金要征集一部全球最短的超级短篇小说,最终胜出的短篇小说是什么内容呢?只有一句话。在讲这句话之前,我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这个故事将会成为我们今天全球经济危机一个很好的模型,我们可以抱着有趣的态度去探讨。

  短篇小说的内容是这样的:女王怀孕了,上帝呀,谁干的?如果我们把今天的全球经济比作每一个人都必须接受她统治的女王,那么我们都知道在2007年末 2008年初的时候,全球经济出现了很大的危机,可以说这个女王怀了个怪胎。起初我们都感到很震惊,孩子爸爸到底是谁?这个怪胎出来,谁会受到最严重的影响?后来随着问题的追踪越来越深入,全球的普通人都对我们曾经一度奉为神明的现代经济制度,包括我们认为完美的市场经济,我们曾经尊重的一些上百年的欧美跨国公司,甚至对我们过去的价值观都产生了严重的怀疑。

  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发展到底是为了什么?一个企业组织创造财富到底是为了什么?也就是说,当我们看到“怪胎”即将诞生的时候,实际上我们感到既愤怒又困惑又无奈,因为它将影响到我们每一个人的经济状况。在这样的情况下,当大家对未来普遍忧虑重重之时,也发生了一些积极的事情——全球各地像我这个年纪的,包括比我大的人比我小的人,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个时间一样,都空前地热爱学习,都想搞清楚我们究竟应该往哪里去。但是回归到我刚才说的那几句话,要搞清楚我们要往哪里去,也许首先应该搞清楚我从哪里来,然后追溯到我是谁。

  这里我想跟大家做一个小小的互动。2007年以前,我去采访一些浙江的企业家,当时情况还比较好,大家跟我谈得最多的是,“我要我的企业实现永续经营,我要做一个百年企业”。那个时候当大家谈这个话题自然参考的对象是谁呢?就是通用这样接近百年的欧美大企业。现在我想请大家用一分钟时间在脑子里过一遍,你能不能用一分钟时间想到:至今你还认为它有潜力的全球性的百年企业。一分钟之内你能不能想到六家?能够想到的人可以起来说一下。这可以说是个小测验,能不能想到?一分钟之内,两家也好,一家也好!

  我想为什么会出现这个问题,可能是很多人没有关心过。如果在2007年之前我们可以举出一大堆来,包括我们的同仁堂,我们的很多企业都可以说是“百年企业”。在今天这个全球经济危机向实体经济持续漫延的特殊时期,我们要举出这样的企业确实很困难,我们不敢说谁还能继续做百年企业,但是这个问题我们可以先放下。我下面再提一个问题:谁能在三十秒之内说出全球至少五家,上千年的甚至是两千年的大公司和大企业。从组织这个角度,从经济影响力这个角度,有没有人能够说出来?从我们企业家的角度看,它已经运行了一千年、两千年,甚至还有超过两千年的。

  有没有人能想到呢?至少五家,三十秒之内,有没有超过千年的大企业?刚才您要说是吗?哪两家?对!说的很对!还有吗?对!这位先生我不知道您是不是受到经济危机的刺激,但肯定是经过一些思考的。在今天的地球上,确实有至少超过五家的全球性大企业,它们经营了一千年甚至两千年,这五家应该是谁呢——基督教、佛教、伊斯兰教。我们中国当然也有,可以理解为准宗教的就是儒家、道家,甚至包括法家。

  有人可能会问它们是企业吗?这个问题比较复杂,你如果从组织的严密程度、从它对要素经济资源的全社会历史性配置能力上、对社会的影响力上要分析起来需要另外花一个时间来谈。这里我只举两点:企业都是有品牌的,也都是讲销售的,有哪一家企业的品牌,能够像《圣经》一样,能够像《金刚》经一样,能够像《论语》一样,能够像《周易》一样,畅销了上千年,不断地印刷不断地发行,这个牌子还没倒?有没有哪一家企业做出这样的品牌,包括我们曾经非常尊敬的百年企业?另外一个问题就更有意思了,我们的企业可能有造汽车的或者造冰箱的,我们要把冰箱和汽车卖给消费者,要进行各种各样的渠道建设,费尽心力消费者还是不买账,但是你有没有发现,很多人跑到寺庙里面去,跑到教会里面去,哭着喊着把自己的家产捐出去还认为自己有罪?这种“营销”何其厉害。

  当然我这里只是一个比方,我们的企业能不能做到这一步?!所以说今天当我们在这里探讨创新这个问题的时候,可能我们必须回到我们的童年时代,回到一个民族的过去。我们像一个小孩一样,首先追问那几个今天可能被认为有点傻的问题:我该到哪里去?我从哪里来?我是谁?如果这样的基础问题搞不清楚,起点的问题没有解决,我们的创新可能会走入误区。这个世界的创新很多,美国的次贷危机最直接的贡献者之一就是华尔街金融衍生产品的创新,这种创新当初也是叫做创新的;还有我们今天记忆犹新的,比如说三鹿事件里面的牛奶。大家想一想,在牛奶里面加上三聚氰氨,从原理上来讲叫不叫创新呢?你能说它不是创新吗?加了三聚氰氨以后,这个牛奶就可以卖得很好,颜色又好而且又可以忽悠很多人,这对企业来讲叫不叫创新呢?但是这样的创新我们敢要吗?我们当初对它的期待只是你就做你的牛奶就好了,你就是食品,你别跟我说一杯牛奶强壮一个民族,你毁掉一个小孩就等于毁掉一个家族,毁掉一个家族,就等于毁掉了人家繁衍了几十亿年的血脉,这样的创新我们敢要吗?在座的各位大家敢要吗?喜欢要吗?

  所以我们的创新可能得回归到一个价值观的问题上。在应对全球经济危机的过程中,各国政府都很着急,我们又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中国竟然在这个地球上,在今天竟然有比较优势。最少我们能找出两点:第一个比较优势就是我们能看到,新闻里到处讲各国政府找中国来借钱,中国变成钱最多的国家。这是第一个比较优势,中国似乎变成最有钱的国家。那么第二个比较优势是什么呢?大家可以想得出来吗?就是说美国人也开始学中国人的某些生活方式。为什么呢?我们都知道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已经嘲笑中国人嘲笑了三十年。说一个美国老太太和中国老太太的故事,大家都知道吧?当初海归们或者我们的新闻媒体很多人都在讲,一个美国老太太贷款买房,贷了五十年还了五十年或者三十年,最后死的时候贷款还清了,也住了一辈子好房子;一个中国老太太呢,攒钱买房,攒到老的那天买到房子以后死掉!

  这种极端的概括,往往是越来越偏离真理,今天好多美国人开始学习中国人储蓄了。这两大比较优势也许对我们来说值得去自豪,因为我们毕竟可以依靠它,多争取一点渡过经济危机的时间,但是另一个意义上可能也是我们的悲哀。为什么呢?我们中国为什么有这么多钱呢?我想要感谢我们最可爱的一些人和机构:第一我们的老百姓最可爱,有钱不敢花,存银行;第二我们的民营企业很可爱,赚了钱不敢去投资,炒楼盘,当房东;第三个我们的政府很可爱,现在我们成了在美国存钱最多的国家,美国人还攻击我们说,就因为中国人存钱多,所以把他们惯坏了!所以种种的问题我们思考起来,可能还是得回到本原上去,如果我们的精神不独立,我们永远跟着别人屁股后面转。

  那么这个源头在哪里?创新到底意味着什么?接下来这个课题由葛教授给大家进行精彩的分享!谢谢!